第二日老天爷给面子难得放晴,赵旺德就差遣马车过来,朱氏给亲家准备不少东西塞到大包袱里,还给杨宝黛准备汤婆子和亲手做的兔绒坎肩。kdshuwu.comhttps://

    小夫妻二人上了马车,朱氏还踮起脚尖撩开帘子笑的憨厚“孩子,别急着回来,多和你爹娘说说话,仿生簪花给你大姐的,还有套笔墨给你三弟的!”

    杨宝黛忙应承,赵元稹也坐到她身边给热心老娘挥手“您快些回去吧,昨晚飘雪可别到处跑了,晚些我们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清晨大街空旷的很,马鞭挥动,车夫驾车疾驰,车里杨宝黛被颠簸两下,被赵元稹搂住腰|身,她强笑摇头说没事,腹中吃得半碗银耳汤都要颠簸出来,赵元稹伸手将她小心翼翼护着,冷声“慢些。”

    外面车夫早速度丝毫不减“大少爷你不知道,这风霜雨雪的,别看现在放晴一会下雪,又是山路泥泞可不好走,还是快些好!早去早回,少奶奶在家做了您最爱的水晶虾仁,一会子咱们早些回来,别让少奶奶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大井村离着青花镇有些路程,本来是借来车子坐驴车,钱氏非拉着朱氏说有伤大雅,硬生生弄他们家马车过来,杨宝黛也不好说什么,新媳妇太过忤逆婆婆不太好,再者赵元稹也没拒绝,只能强撑着坐。

    车夫故意选择崎岖陡峭走,忽而重重颠簸,杨宝黛脑袋几乎要磕到马车窗户,恰恰这时候,赵元稹的手伸出来,扶着她的腰|身,缓缓护着,杨宝黛还是吓得捂嘴,车夫还唏嘘“二少奶奶家也太偏僻了些,马车轮子都要颠没了。”

    斯文有礼的赵元稹忽然冷脸,一张俊朗的脸铁青,腾的撩开车帘,冷风呼呼窜进来,紧跟着抬脚把车夫踹下去,扯着缰绳控制马匹,车夫耍的狗啃泥彻底傻了,就看停下马车的人跳下了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车夫是兰桂丹的人,连带着看不起杨宝黛个买豆腐的丫头,杨宝黛不明所以,撩开帘子朝后看,就见赵元稹忽而一脚凌空重重踢到车夫脸上,车夫牙齿顷刻吐出来两颗,惊骇捂着脑袋。

    赵元稹看着车夫笑了笑,脸颊上两个浅浅梨涡带着几分随和,与刚刚狠厉模样判若两人,可车夫只感觉是个张着血盆大口毒蛇似的,吓得他趴在地上倒退。

    杨宝黛也着实吃了一惊,镇定的飞快,若他正是个文弱书生,如何能把她从激流拉上来的。

    这下变成赵元稹驾马,四平八稳,他看媳妇撩开帘子给他系披风,就道“我说过,会护着你,不会让任何人欺辱你,这边迎风呢,你进去坐着再睡会,到了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村口,杨豆腐早早就守着了,看着姑爷赶着马车过来,忙招手“孩子!爹在这!”遂和他们回小院子。

    杨宝黛被赵元稹拦腰抱下马车,小弟杨宝元看着二姐不觉就呆了,穿着碧色长袄还滚边带兔绒,脖领处还绣着就多花卉,下面青色素淡百迭裙,发髻挽的大气,一根步摇流苏在发髻摇晃,略微带了粉黛,整个人大雅清秀,手腕带着翡翠镯子,手指还有个小宝石戒指。

    “见过岳父岳母,我娘备下礼物,不知你们喜欢什么,还请不要嫌弃。”赵元稹笑眯眯请安,今个穿的深翠色袍子和杨宝黛交相呼应,几句话便把杨豆腐和杨宝元逗得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帮着把东西搬到屋子,杨宝黛就要帮着做午饭,贾珠白了女儿一样,扯着她进了自己屋子,还不忘左顾右看才锁上门,立马拉下张脸来,狠狠戳她脑袋“逃婚,跳湖,你是能耐了,看着你不显山不露水软绵绵的,送你读书启蒙,什么没学会,以死明志倒是记住了!”

    杨宝黛忙摇头,低声道“原是我想多了,女儿会和元稹好好过日子,娘,是我错了,你不是最爱吃我做的千叶油炸豆腐吗,我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现在晓得老娘没把你卖了吧!哼,赵元稹老爹没死之前和他弟弟赵旺德做生意得了不少家产,虽然死的早,你婆母是个节省的,你男人花销又有二叔家帮衬,底子厚着呢,苦不了你,瞧瞧你这身,老娘想都不敢想。”

    她到不知道原是还有这层缘由,暗暗气恼自个当时日日哭,都没好好缠着老娘问,忙从包袱掏出精心选的料子“娘不说去镇子看人穿这个好看吗,还有这簪子你也说过好几次——”

    贾珠眼皮子都不抬,走动炕头坐下,“如今你砰运气嫁个好男人,日子过不过的走,全

章节目录

杨家有女宜室宜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兵王强婿只为原作者出其东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出其东门并收藏杨家有女宜室宜家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