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这般厌恶,何不现在就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?”罗珊娜一手捏着她的下颌,翻来覆去左右观看,“留着你,我还有大用处。jgshuwu.com”

    安晴死咬着牙,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,猛地挣脱她的桎梏,一头朝着石壁撞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额头一阵刺痛,眼前一黑,立马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珊娜气的两眼猩红,翻过她的身子从怀中掏出帕子将她额头伤口包扎。

    “来人!给我寻个上好的大夫,治好这丫头,看住她!她若死了,你们一个都别想活!”

    看着手下将安晴抬了出去,罗珊娜眼中寒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你活着艰难,一心求死?现在死也不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时间一晃,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静灵悄悄出了宅院,前往城外。

    场外现在早已不是先前看到的那副景象。

    在蒋芜的带领下,那些人伐木做屋,一切井然有序,俨然成了独立于江南的一个小城。

    静灵身上洒了一把幻视,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朝着蒋芜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左右巡逻的人瞧见了她,皱起眉头,一阵幽香随风钻入鼻腔,眼前的人影也逐渐换了个模样。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又仔细瞧了几遍,确定是自己人,这才转身离开,继续巡逻。

    静灵顿住脚步,左右扫了一圈,见中央一座木屋最大,左右还有两人看守,确定那是蒋芜的屋子,便抬脚踱去。

    两个看守见一人迎面走来,其中一人张口道,“二妮,又来看族长啊?”

    旁边一人一怔,盯着静灵瞧了一会儿,“你小子眼花了不成?这哪儿是二妮,分明是翠兰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眼瞎了才是!二妮能看成翠兰?”

    幻视,只会变成他人眼中自己最熟悉的人,不同的人,自然会看到不同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静灵无视了他二人的争执,径直推开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简单布置的木屋,墙壁上挂着一把佩剑,还有几张兽皮,还有一只晒干的狼头,龇牙咧嘴,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蒋芜坐在狼头下的矮桌前,旁边燃着油灯,手中捧着书正专注的看着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缓缓抬起头来,眉头当即一皱。

    他不开口,静灵也不说话,二人就这么对视着,空气异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他将手中书抛下,眼中精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好大的胆子,居然只身匹马来到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公子,慧眼如炬,我这幻视,竟然被你破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破解,只是方才外面对话听得一清二楚,眼下看到的人与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,留了个心眼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道,“你来做什么?你难道不知你现在在这些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存在吗?若是我现在喊人,那些人冲进来,只怕会将你除之而后快。”

    “有句老话不是说,但行善事,莫问前程吗?公子若是想叫,那便叫吧。”

    蒋芜一手放在桌上,手指轻轻敲着桌面。

    “说吧,冒这么大风险前来,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江南城外百里处,有一村庄被屠,村子里有一人幸免于难,被我救下。”

    蒋芜

章节目录

重生之驭兽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兵王强婿只为原作者幺果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幺果儿并收藏重生之驭兽灵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