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昆仑玉虚宫的门人似乎不多,金阙殿中只有刚才现身的那个白发老道。fmshuwu.com

    此刻老道坐在殿中的一块蒲团上,这大殿之中也没供奉什么神像或者画像,只是在大殿后方写着天地两个字,在天地两字的中间有个巨大的太极图案。

    “在下余十三,不知道友如何称呼?”余十三走入殿中,首先对着白发老道稽首见礼。

    “贫道天运子,见过道友。”白发老道也稽首还礼。

    听到天运子的名号,余十三心中不由的想到:“这老道的道号确实颇有上古遗风,看来这昆仑玉虚宫确实是有些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请坐,不知来昆仑所谓何事?”天运子伸手指向了一下不远处的蒲团,示意余十三入座,同时询问起余十三的来意。

    余十三闻言点了点头,坐在了大殿一侧的蒲团上,而后开口说道:“是这样的,贫道云游天下,自认对佛道两家还有些粗浅的了解,正是为印证道法而来......”

    当余十三在昆仑山与天运子谈论道法的时候,周昂的车驾也来到了平凉府地界。

    来到平凉府地界,周昂明显感觉到这里战争的气氛更加浓烈,百姓明显比其它地方少了许多,倒是往来的兵丁,还有运送粮草器械的队伍明显增多。

    “布政司的公文已经下发到各县,那些流民也开始向汉中和西安去了,崔先生说最多五天后就可以开工了。”车厢中葛良工一边翻看着一些纸条,一边低头向周昂问道。

    为了应对西北不断增加的流民,周昂以布政司衙门的名义发了一封公文,公文的内容就是要在西安和汉中两地修建要塞和加固城防,这两地会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,至少能解决流民吃饭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是先去平凉府衙,还是去周元让的将军行辕?”放下手中纸条,葛良工又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先停车。”周昂忽然说了一句,也不是回答葛良工,而是对着车外说道。

    行进的马车瞬间戛然而止,葛良工一头雾水的看着周昂,不过周昂下一句话就解开了葛良工的疑惑:“你师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师娘来了?”葛良工立刻一脸欣喜的问道,说话之后就连忙出了车厢,向四周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葛良工只是看向四周,却是什么也没看到,不过就在头顶,一道翠绿的遁光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那遁光转瞬即至,最后落在马车前,遁光之中不是姜小昙又是何人?

    “师娘。”葛良工连忙上前,很乖巧的就挽着姜小昙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拜见夫人!”周昂的亲卫也纷纷下马拜见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姜小昙笑着说了一句,而后直接走上马车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等到姜小昙和葛良工回到车厢内,队伍继续前行,这些亲卫似乎对姜小昙遁光而来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良工刚才还在问我,是先去平凉府衙还是周元让的将军行辕?”看到姜小昙到来,周昂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不过没有什么你侬我侬的话,而是继续着先前与葛良工的话。

    姜小昙坐在周昂的对面,她先是上下打量了周昂一番,而后才说道:“这一路上又遇到了多少狐妖女鬼?”

    “噗嗤.....”一旁的葛良工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不过她看到周昂尴尬的样子,还是连忙说道:“师傅其实挺老实的,一路上就只遇到两个女鬼,不过那两个女鬼好像有意中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.”周昂干咳两声,同时瞪了葛良工一眼。

    葛良工却不以为意,还向周昂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夫君既然特意说出来了,想来是已经打算先去见周元让了?”姜小昙笑着说道,已经猜到了周昂的打算。

    周昂点了点头,他确实也是这样打算的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平凉府也没什么好看的了,倒是距离周元让的将军行辕近在咫尺,这一天他可是等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周元让的大部分兵马都在安定和庆阳,平凉城外的将军行辕只有数千亲卫营士兵。”周昂的车驾朝着平凉城而去,葛良工正在说着最近收到的关于周元让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管他有多少兵马,我们只是去拜访拜访,又不是找他麻烦的。”周昂不以为意的说道,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。

    “既是拜访,要不要想递个拜帖?”葛良工想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周昂闻言也是思量了一下,而后点头说道:“对,先送拜帖,也好让他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很快便有两个亲卫拿着周昂的拜帖先行一步,毕竟周元让的行辕不归周昂管,不先通个气,万一到时候周元让真撕破脸皮不要周昂进,那可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半日后周昂的队伍终于来到了平凉城外,在城外一条河流旁,一片开阔地带上,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座军营。

&nbs

章节目录

聊斋县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兵王强婿只为原作者六卦有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卦有坎并收藏聊斋县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