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nbsp;   安雅郡主缓缓地吐出一口气,道:“我相信你的药,直接给我拿一个月的量吧!”这顾姑娘好像是跟着君家过来的。bgshuwu.com君家来围场伴驾,往常大多数时候只是待几天。说不定小姑娘什么时候就回去了。大药师都是爱惜羽毛的,她相信顾家的药不会有问题的!

    顾夜给她一个“算你有眼光”的眼神:“好吧。剩下的药,我只收郡主成本价,总共七千两,谢谢惠顾!”

    一个月的丸药,才加了两千两,比市面上最普通的丸药还要便宜。安雅郡主看了顾夜一眼,心中因道歉留下的疙瘩,有了些许松动。

    顾夜甩了甩手中的银票,揣入怀中,弯腰抱起脚边的黑色小奶猫,捏捏它的小肉爪子:“走,去看看哥哥和诚哥哥他们回来了没。今天收获怎么样?周御厨做的麻辣兔头,手艺精进了许多。有点期待呢!”

    皇上遇刺的消息,并未在围场传开,那些权贵子弟每天都像比赛似的,把狩猎到的猎物,在营帐外的空地上,展示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顾夜抱着小黑猫来到那片空地的时候,已经堆满了猎物。君棋诚和顾茗还没回来,顾夜远远地看了一眼,刚想扭身离开,却被一个俊美阳光的大帅哥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浓眉,俊眸,高挺的鼻梁,爱笑的眼睛,脸上挂着的灿烂笑容。这张脸看上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顾姑娘,今日多谢赠送舍妹药品和脂粉,我今日猎了只白狐,皮毛挺丰满的,送给姑娘做谢礼吧!”顾夜从阳光帅哥的眉眼间,寻到了袁海晴的痕迹。这兄妹俩都是爱笑磊落的性格呢!

    “袁公子客气了,袁姐姐已经许诺,帮我猎只雪貂做斗篷了。这白狐皮,袁公子自己留着吧?”公然接受男子的礼物,在这时代会被定为私相授受的。她已经有了尘哥哥了,欣赏美男可以,但她却是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她怀中的小黑猫,很不友好地拿金色的眼睛瞪着姓袁的,掀了掀上唇,露出锋利的牙齿——挖它主子的墙角,活腻歪了?

    袁浩轩似乎也觉察到自己的冒失,忙解释道:“舍妹骑射功夫一般,若要等她亲自猎雪貂,估计秋猎结束,都未必能兑现诺言呢。在下没别的意思,就是替舍妹感谢姑娘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雪貂不雪貂的,倒不那么重要,关键是其中的情谊。只要是袁姐姐亲手射的,哪怕是只雪兔,我也是高兴的!”顾夜话没说完,就听到身后传来袁海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,我听到你背后说我坏话了,我要回去告诉娘!顾妹妹,别理他,我今天猎到一只小鹿,只伤到腿,送给你养着解解闷儿。咦?这只小奶猫谁送的?都说黑猫不吉利,妹妹快扔了吧!”

    谁,居然抢先一步送了顾妹妹宠物?袁海晴心中有些不舒服地瞪着小黑猫,试图说服顾夜把猫给扔了。

    弑天瞪着金色的瞳仁,恶狠狠地盯着袁家兄妹

章节目录

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兵王强婿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